实时游客量: 当日累计游客量: 最大承载量:
首页> 新闻中心景区资讯

神仙居的诗与文:知名作家学者写下“仙境”体验

 编辑:本站编辑  来源:本站原创  时间:2018-05-05   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仙居,被历朝诗人称为“神山秀水”之地。万山耸峙,溪涧纵横。山水相依,风景独绝。神仙居古名天姥山,是一座举世罕见的神山,山上矗立着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数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的天然巨佛,也流传着千百年来数不清的神仙传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4月27日至28日,由中国旅游报社主办、仙居县人民政府协办、浙江神仙居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承办的首届神仙居“梦游天姥”文化研讨会暨2018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国名作家名学者“诗意仙居”品鉴行活动在浙江省仙居县神仙居举办。近20位全国知名作家、学者,在两天的时间里探访皤滩古镇、高迁古村,体验神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居绿道,品味神仙居景区,初步感受到了神仙居是“太白梦游处,烟霞第一城”,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。虽然体验的时间很短,但大家感慨万千,诗兴大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发,让我们一起伴清风、邀明月细细品读回味这些作家学者的“仙境”体验!

天姥仙居行

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、

央视“百家讲坛”主讲人、“中国休闲30人”成员 毛佩琦




毛佩琦现场挥毫泼墨  胥波 摄


台州求仙去, 一步到仙居。

白也诗无敌, 大块留佳句。

独钟天姥情, 托梦上天衢。

果然神仙好, 相伴和与曦。

 不凭绿玉杖,白云做天梯。

瑶草扶风舞, 大山鬼斧劈。

飞瀑飘长练, 佳木百鸟集。

 菽黍非凡种,珍馐世间稀。

琼浆出帝庭, 中有千年梅。

相携二三子, 吟诗复长啸。

谈吐无俗语, 字字吐珠玑。

我亦侧其间, 大笑类痴迷。

共做神仙游, 年年此佳期。

天姥好,神仙居!

愿得清风吹天宇,

寰中都做神仙居,

寰中都做神仙居!

高迁古村  张春华 摄


感觉神仙居

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鲁迅文学奖评委 王剑冰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这两天,那个根深蒂固的意识中,神仙居就是天姥山,云霞明灭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在中国文学史中叮当作响。我乘着四月一路走来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就是宏大而超凡的美梦在时刻提醒着我,影响着我。以致看到一切都是新鲜的,意境里的新鲜与现实中的新鲜搅和在一起。即使没有遇到云雾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茫,烟雨迷乱。也能够想象那种气势与格局。这纯粹不属于南方的山,有着北方的雄浑与奇绝。所以来自北方的太白一到这一带就找不到方位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能因之梦吴越。现在,霓为衣兮风为马的时刻,我想发一个微信,穿越烟涛微茫的时光隧道,把那一帧帧的辉煌与流彩、魂悸与魄动,还与迷花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石仙翁。

仙居绿道风光 尤紫璇 摄 


致仙居

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、国家一级作家  马力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从天姥归,携取一片霞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千年之前,一首七言古诗成了李白献给山东友人的留别之词。逍遥、飘逸、清真、自然,奇幻的仙景灵境是他构制的经典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在山中一日,清朗的天光沐过了,欢悦的鸟音闻过了,绝险的栈道走过了,孤峭的峰峦眺过了。收住脚步的瞬间,定住心神的那刻,我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内心发问:拿什么持赠这片浙东山水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神仙居的空间足够开旷,容得下丰沛的诗意、浪漫的想象、浓挚的情感。诗意、想象、情感,将化作热烈的语句,铺展在纸上,一个散文化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天姥山,会接续诗仙的余音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自知,传达景之真,须靠观察的眼光;表现山之韵,须凭通达的识见;摹绘梦之美,须有艺术的情怀。游山过后,动笔之先,必得经过一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番含咀,笔底文章方能让云端的神、雾中的仙绽露微笑。

皤滩古镇 张春华 摄 


仙居有大美

中国煤矿文联副主席、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 徐迅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到了仙居,真的就像到了梦一般的地方。这是一片充满梦幻、让人震撼的山水。这里峰峦叠翠,烟岚遍野;瀑布成群,流金泻玉。是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都是孤峰,一峰直插青天,就有千峰竞秀⋯⋯一切都如梦如幻,叫人知道什么是自然造化,什么是人间仙境。"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纷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"。不管诗人李白梦游吟别的天姥,是不是说的这块土地,我都当这里就是天姥山了。因为,我在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里真切地感受到了仙居现在仍存的仙气,感受到了现代仙居人打造仙居的诗心与画意⋯⋯我突然觉得山水美人,美美其美,美美与共。仙居有大美!

神仙居景区  张春华 摄


寄情仙山秀水

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秘书长、《中国散文报》编辑部主任 张立华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李白有诗曰:“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。”此刻,我伫立在云雾缭绕的天姥山顶。望着岁月浸染成黛青色的群山思绪良多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千峰叠翠,沟壑幽深,大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壮美。连绵不绝的山脉,恰似万里长城横亘在山顶上,雄奇壮观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此时,耳畔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,山缝间一道道悠扬的泉水顺流而下,安守着这座山的灵魂。这悠然的自然之水,在时光中承载着多元的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化元素。溪水的低语与绿藤的祈祷,衷诉着对仙山的无尽情怀。火红贵紫的杜鹃花,与勃勃生机的翠绿山岗,点燃了天姥山春日的欢歌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歌声回荡在耳畔,回荡在山谷,回荡在辽阔的天宇。

高迁古村 张春华 摄


这个地方叫仙居

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诗歌学会理事、国家一级作家 张庆和


天蓝蓝,云淡淡;

山高高,水湲湲。

木森森处有奇境,花重重里藏百仙。

走绿道,访高迁,好风仙气抚心暖;

隔叶听鸟音,荫蔽众花颜。

太白梦游处,犹见诗仙面。

天姥山里心畅行,不知不觉亦成仙。

此时欲别离,心生几许酸。


名作家名学者照片墙  胥波 摄 


仙居抒怀

中国侨联《海内与海外》杂志社主编 朱小平


              昔李白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每读之辄萦系吟诵,叹为观止。继而神往而铭心,久仰仙居之驰誉,今作两日游,遂平生之愿。晨起望山,心向往之,乃赋一绝:


晨望青山云送霭,

昨宵梦里动溪声。

人生作得徐霞客,

烟岚墨渖总关情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继而游山,景象夺心,翠碧拂眸,栈道惊心,削崖动魄,令人履如山阴,目不暇接。所名神仙居者,叹未虚誉,故途中感叹,又成一绝抒慨:


半是削峰半断崖,

云烟明灭恍仙槎。

谁人尽识山中景?

翠树悬缠朱雀花。

仙居绿道风光 尤紫璇 摄


 幸会

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编审、

《环球企业家》杂志原总编辑 李林栋


移坐浙隅访仙居,

老街年华葱且绿。

期颐人间到处是,

亲近忽忽莫所一。


神仙居景区合影  崔江剑 摄 

 

有感

中国作协会员、浙江省作协主席团委员、

台州市作协主席、一级作家 金岳清


太白梦遊处,

毛公椽笔挥。

白也诗可敌,

天姥压崔嵬。

皤滩古镇  张春华 摄


我欲因之梦太白

《小说选刊》杂志社编辑部主任 顾建平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仙居是中国大地上一个美丽宁静的角落,近海而不临海,多山而无高山,水系缭绕翠竹丛丛。即使省内外的游客因慕天姥山之名纷纷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来到此地,在我眼中,仙居仍是一个物阜民丰、宜居宜游宜养老的安静的县份。在皤滩古街,在高迁下屋村古民居,居民们间或做点小生意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大多数人还是往日居家过日子的神情,游客的往来并不给他们带来惊异、好奇或者不适。那些楼阁,那些石阶,那些雕窗……告诉我们此地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先辈居民曾经生活得从容不迫,内涵深湛,依顺着天意代代传承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在天姥山的山腰栈道上,不时有游人进入视野,但你不会感觉喧闹,游客、索道、栈道的存在丝毫没有破坏蓝天下远山近树的景观。如果在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多雨的季节来到此地,我们或许能观赏到李白笔下“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”那种仙佛意境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神仙居住之地,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前来。但我私心所愿,仙居应该永远是今年四月末我所见到的样子:是我整天攀登不觉疲累神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清气爽的地方,是我尽日游赏不觉厌倦总有新鲜发现的地方,是我与诗歌、与古贤、与神仙、与自然相契于心的地方。

神仙居景区 张春华 摄


天姥山神仙居遇到太白鸟

中国建材报副刊主编、北京作协会员 郭宗忠


太白鸟早早地叫醒我:

这是你要离开天姥山的清晨!

他一夜在山中,昨夜醉饮了杨梅酒

不时梦里吟几句梦游的诗句

 

太白鸟头顶一撮白毛

我不远不近地跟着他

那撮白毛与山顶的云雾

他们像两座天姥山相对

 

我有幸落地窗正对着天姥山

我有幸与太白鸟昨天同游天姥

悬崖上的山道壁立千仞

我也有幸与太白鸟陶醉

 

天姥山曾经在李太白的梦里

千年之后他指给我看梦多真

从窗前的瓦屋上望过去

天姥山一生会在我的梦里

神仙居景区 张春华 摄 


现代与古典,各显其妙

《当代》杂志社主编助理 石一枫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神仙居景区的飞拉达项目让我非常感兴趣,在青翠的崇山峻岭之间攀岩,一定是身心的巨大享受。对于一个景区而言,有着优美的环境和丰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的人文历史积淀,当然是必不可缺的,而这种带有现代气息的创新也令人别开生面。另外还要提到仙居的两个古村落,现在保存得如此完好的,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游标本意义的古村已经不多见了,仙居的古村没有受到商业开发的改造,让我们看到了近代甚至古代历史上原汁原味的生活形态。仙居的旅游体现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现代创新与古典保护的融洽互补。

神仙居景区 张春华 摄 

 

情迷神仙居

台州著名作家 傅亚文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有些地方,只要经过了,便会魂牵梦绕;正如有些人,只要遇见了,便再难割舍,神仙居便是其中之一。向来喜欢去乡野僻壤,极少会去风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名胜区的我,神仙居却成了例外,自从邂逅,便再难忘。那一天,我站在北海索道上去后的第一个大平台上,被眼前烟云缭绕,不必移步就气象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的磅礴气势震撼,这,是我熟悉并成长于此的江南吗?云端之上,峰峦叠嶂,浓云密布脚下,真正的“曲曲如画,重重似屏”啊。神仙居以如此惊艳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式迎接了我,是缘分,更是福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今天,薄雾轻拢,又一次来到神仙居,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了,我依然钟情。它每一次都会给我不一样的风景,让我在此感悟深深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暮春时节,神仙居除了磅礴的奇峰怪石与陡峭石壁,更让人沉醉的是满眼深深浅浅的绿。鹅黄、淡绿、碧绿、油绿,乃至黛绿,间或夹杂着白色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或粉紫的花朵,明艳、娇嫩、温润,江南茂盛而丰盈的绿意,充盈着我的每一个视觉细胞。再走这五轮一道,想起了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也想起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那次在因缘道上行走时写下的一首诗:

          

韦羌行

重重太古色,濛濛烟云时。

好峰行不尽,韦羌蝌蚪游。

雾漫菩提道,霞散翠微里。

天姥犹吹箫,观音送子来。